幺姨,在你最悲痛的时候,我们无法为你分担一

2020-07-04 12:20

  这些日子,幺姨悲痛欲绝,我们看在眼里,心也跟着疼,就像千万条皮鞭在抽打着我们的身体。幺姨六十七八岁,有两女一儿,都已成家立业。儿子有一儿一女,孙女十七岁,孙儿十三岁,我的表弟-------幺姨的儿子,他俩一直打工在外,俩孩子都是幺姨从几个月辛苦带大的。谁不曾料到:从来没有下河洗澡的幺姨的孙子,前几天在河里淹死了。这飞来的横祸叫幺姨一家如何承受!嘶声裂肺地哭喊,再也听不见孙子的回音,幺姨茶不思饭不想,一家人沉浸在悲哀之中。“黄泉路上无老少。”难道这就是命吗?不是说老天有眼吗?怎么老天就这样狠心地夺走了幺姨的宝贝孙!幺姨和姨夫一直都勤劳善良,待人厚道,从来没做过半点亏心事呀。

  几十年来,在我的心里,幺姨和姨夫的为人处世无人能比。无论是过节,还是有什么大屋小事,远亲近邻都喜欢到幺姨家去,冬天的炭火大盆、小盆的,水果、干果大碟、小碟的,好吃的饭菜大桌大桌的。凡是左邻右舍,没有一个不说幺姨贤惠能干的。可我的幺姨,六七十岁了,却要遭受失去孙子的痛苦。不是说好人一生平安吗?老天爷啊,请开开眼吧!

  幺姨是个很重兄弟姊妹情义的人。我们只有一个舅舅,妈妈她们四姊妹感情很好,都心疼舅舅,与舅妈相处十分和谐。小时候,我们的暑假、寒假几乎都是在姨妈、舅舅家度过的,我们的表兄弟姐妹就跟亲兄弟姐妹一样亲。如今,大姨去世二十多年了,我妈也去世四年多了,只剩下幺姨、舅舅和满姨,幺姨总是哥哥前哥哥后的,有好吃的心里就记着舅舅、舅妈。满姨最小,有事、无事,我们小辈儿去了,幺姨就接舅舅一家、满姨一家、老表一家(大姨的儿子)一起聚聚,吃顿饭就是几大桌,大家拉拉家常,叙叙感情,确实觉得很幸福。幺姨就是我们一大家的主心骨。

  对我妈,更是没得说的。我妈得老年痴呆症十年,去世前的一两年,是幺姨带的。幺姨顶替我们尽孝,我们感激不尽。那时候,妈妈的老年痴呆症已经非常严重了,自己不认得人,不会吃饭,不会走路,总之吃喝拉撒睡都不会,我们几姊妹要上班、做事,是幺姨主动承担起我们的担子,把我妈接到她家伺候,姨夫也是个细心、体贴的大好人,还有表弟和弟媳妇,把我妈抱上抱下,换纸尿裤,推我妈出去晒太阳。那时候,我们只有抽周末去幺姨家看望我妈,经常和幺姨一起给她洗澡、洗头发,等伺候完我妈,我们几个人额头都要冒汗,可想而知,幺姨平时伺候我妈有多难!可幺姨从没在我们面前表现出苦累的样子。我们感恩:今生今世,上苍让我们这一大家结缘!感恩幺姨对我们的关爱!

  幺姨,在你最悲痛的时候,我们无法为你分担一点痛苦,我真的恨自己的无能。希望往后余生你忘记你的孙子------你们缘分已尽,要过好属于自己的每一天,愿天地护佑:好人一生平安。


上一篇:“某”字现象
下一篇:冷酷的捕食者—螳螂
扩展阅读
戳眼(小说)
戳眼(小说)

老伴年轻时是小有名气是舞蹈演员,得过一个国际大奖。后来膝盖受伤,就不能跳了。退休以后成了广场舞的头儿,每天拎着放唱机给人家示范指导。再后来换了人工关节,连广场舞也...点击了解…

评论:“我来到你的城市
评论:“我来到你的城市

我看了奕欢君发表的故事,他的故事很凄美,不过我也要说几句;首先女神一词是邪恶的,地球上的女人哪个是女神了?女神一词多少有点崇拜意味;为什么不能称女人为女神,如果形...点击了解…